高中三年想要做些什么?在更远的未来又希望做什么?入学的那一年,她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而她的回答是:


“该做什么先做起来吧,能选择什么、能做到什么,到时候都会有答案。”


这个回答看上去随波逐流,但并不意味着她没有梦想、没有目标,只是相较于畅想未来,她认为立足当下更切实际。她不会向世界宣告自己有怎样的理想,但为了达到它,她也不吝于未雨绸缪,事先规划好道路。



困难自然时时存在,她不属于天生才华横溢、颇受眷顾的人。她承认了自己的凡庸,却不想败于此,因此,她需要时间去追赶,遥望跑在前面的人。使她不放弃行进的,是自尊自爱,即使目标渺茫,也在当下完成作为准备的积累,只为有一日能与曾经远望的人并行。


行进的动力


竞争心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许多事被她认为是责任所在,本应如此。无论是平时的学习,还是其他的小组合作、研究讨论,她都不认为那是枯燥无意义的。


埋首努力也不是她生活的全部,她也重视每一段闲暇时间。她会记录当时当刻的情绪,以成为未来审视自我的窗口;身边的趣闻化作纸上黑字,便能在遥远的未来再与友人分享。闲暇时间是最有效的调剂,放松也是动力,停顿也是前进。



评价的平衡


她是个谦虚的人,对自我的评价惯常有所保留。她对自我的评价与他人对她的评价之间的差异往往使她不安。但是逼迫自己去靠近他人评价中的自己只会成为枷锁,她对这一点有清晰的认识。实际上,她的个性中有强硬的一面,在两种评价的平衡过程中,她有对自我的坚持。


“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并且不希望因为他人对我的评价而当它们不存在,这是我需要正面去克服的。而若我使别人失望了,责任并不全在我。”她这样说,“但我不会愿意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那些优秀的品质,我一直在争取。”


未来的方向


已到了可以对高中三年的生活作一个总结的时刻,她距离那个“答案”的完成也并不遥远了。她认为已可以大略地谈谈最开始的那个问题。


“进入高中后的半年内,我就想好了要走文科的道路。考试科目的选择也是刻意的,将政治、历史、地理三科的学习结合起来,我认为益处会更大。”


 读书、画画、学刻橡皮章、结识了喜欢同样的游戏的朋友。课余的爱好很多,闲暇时总能找到乐趣,学习以外的生活也完全合乎期望。


 对于距离不远的未来,她的憧憬有了更具体的轮廓。


“未来,我希望走一条与文字相伴的路,即使大学做不到,我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接触。但不管怎么说,先把当下要做的事做完吧。”

    

立足当下,筑下通往未来的桥墩;行进不止,日日坚持才是积少成多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