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毕业,现就读于牛津大学)

她,上海市浦东复旦附中分校2016届毕业生,即将走进英国牛津大学继续学习。

她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观,指导人生、涉及性格,影响学习。

相较自己的“学霸”史,她更愿与人谈起“探索“本身,因为学习正是探寻未知的一部分。如何让自己对每一门学科的学习都充满热情,看到它们相关的、区别的地方,是她能够总结的学习方法。“怕甚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她赞赏胡适之的这句话。

她认为,现在所学的知识都是前人的研究成果,都是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学科发展到如今课本上学到的形态,凝聚了前人的成就。在谈到有些同学不喜欢某门学科时,她这样说:“如果我们觉得某一科无聊,可能是因为我们狭窄的视野只能看到一片有灯的地方,但是”还有很大一片没有亮光的地方我们是没有看到的,在没有看到之前,我们没有权利说不喜欢这个整体。”

她喜欢把学习过程形象地比作“登山”,认为眼下的“我们”,不是站在山峰上,也不是站在山脚下,而是在山腰上,可能就像走到一个坡路,然后觉得这个山已经没有风景了,于是放弃攀登的努力。不喜欢某门学科或许也源于类似处境,就对这门学科进行了偏颇的评价。但是,我们要做的是从不同的道路向山顶进发,并发现下一个想要攀登的山峰。她也承认,这过程并不容易,有时还需有点“强迫症”。当研究一个小问题时,沿着它去追索,也许会涉及到化学、数学、物理,甚至要涉及到社会、历史等等,但这才是问题本身的样貌。你要做的是循着一本一本书、一个一个问题,读懂搞懂。在这一路上,不用关注目的地的风景是什么,却已获得了沿途许多未预期的成果。例如,会采撷到某个无意学习的成果,会发现通往另一个学科领域的道路,而学校学习的任务也在这个过程中不着痕迹地完成了,并不必刻意准备。

在FFF读书,学校的分层走班制教学和八大板块选修课程,就为我们的学习攀登提供了许多可能与渠道,还有能够自由思考的空间。与兴趣相近的同学老师探讨研究课题,走入不同于魔都的另一方天地,学会和大学教授对话……这都是可以信手拈来的资源。

当然,你必须是一个自身努力的人,才会创造自己的自由!

 

 

           图为2014年复旦大学时任校长杨玉良在甘肃张掖中学看望我校学生时与宋系风同学聊天

摄影: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