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上海市浦东复旦附中分校举行了“家国志·卿云梦”主题升旗仪式,本次升旗仪式由2020届经纬班主持,主持人为王逸轩吴雨陆同学

 

19495月27日,上海人民迎来了和平的曙光,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70年前的上海,满目疮痍,混乱与希望并存。百姓穷困潦倒,在战火与硝烟中艰难生存,生活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上海的解放,将百姓从战争的苦海中解放出来

 

上海解放为全国解放奠定了基础,为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整顿社会秩序创造了有利条件因此才有了70年后和平繁荣的新上海扎根强大安宁的新中国。

 

上海解放后,陈毅市长十分关心复旦大学的发展,他亲临学校,勉励青年人好好学习,为建设新中国,新上海贡献力量。沪滨屹立东南冠,上海的解放是复旦的新生,在新中国建立之际,复旦迅速完成自我调整,显现出日月光华同灿烂的美好希望。

 

为了彰显上海解放对于复旦迈向新发展的重要意义,在陈望道老校长的提议下,将5月27日定为复旦大学校庆日,因此每年5月27日的上海解放纪念日,同时是复旦大学的校庆纪念日。

 

作为浦东复旦附中分校的一员,胸前校徽上的复旦字样,时刻提醒着作为复旦人我们所承载的期望与担当。今天是复旦大学114个校庆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作为复旦大家庭的一员,我们又该如何认识自己身上的责任呢?我校经纬班学生代表陆雯清同学升旗仪式发表了她的观点


各位老师、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2020经纬班的陆雯清。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家国志·卿云梦”。

复旦复旦旦复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座屹立沪滨的巍巍学府迎来了114周岁的生日。作为复附分学子,作为复旦大家庭的组成部分,我们与“复旦”二字总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以一次特别的升旗仪式为复旦献上真挚的祝福。

作为复旦大学113周年校庆升旗仪式的参与者,去年今日在复旦大学校园的草坪上,国旗下,清晨的濛濛细雨中,与复旦大学的校友们一唱响这再熟悉不过的校歌,是一种别样的感受。路边悬挂着的明信片与寄语载满温馨,手中挥舞着的国旗与校旗是最真诚的祝福与感动,学生组成的国旗仪仗队英姿飒爽……点击链接阅读详情

正值这所有复旦人共同的节日,我们不免要借此机会来回顾一下复旦的历史,领略一番复旦之精神。

校庆日的确立,颇有一番渊源——其实,1905年的复旦公学的真正开学日期为9月13日,自然也就成了最早的校庆日;在1937年,将5月5日立为校友节;抗战期间复旦内迁北培,便在1938年,5月5日定为了“立校纪念日”,自此校庆日与校友节合二为一。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也是复旦大学获得新生的日子,后来复旦校务会议通过陈望道校长的提议,把5月27日定为复旦的校庆日,并一直沿用至今。校庆日的最终确立,提醒着代代复旦人不忘历史,才能致力于为滋润了这座百年学府的城市做出更多贡献。

可见,复旦大学与上海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运,复旦大学的历史便是上海近代史的一种具体表现,亦是国家近百年风雨历程中的一个小小缩影。

当年的李登辉老校长对复旦毕业生提出了“服务、牺牲、团结”的要求,这也成为日后复旦精神的概括,而他将留洋期间体验到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的教育理念引入复旦,成就了复旦的学术精神;抗战期间,全国的青年志士奔赴前线、浴血奋战,复旦也经历了一段颠沛流离的岁月,长途跋涉,历经多次迁校,但在这一困难时期,复旦依旧坚持原则——学校实行“三不主义”、坚持不教日文,即使敌伪环伺同时学生自发组成“义勇军”,加入到抗日行列中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总体进入稳步发展的阶段,在陈望道、苏步青、谢希德等校长的带领下,学校构建逐渐完善,复旦也开始走向繁荣,进入跨越腾飞的阶段,为新时代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步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国际地位的提升,复旦大学跻身全球排名前列,在众多领域拥有前沿技术……

时代的变迁,造就了复旦;复旦的辉煌,引领着时代的发展。故心系时代、心系祖国,是复旦学子所应具备的基本视野。

从建国之后的几位校长的事迹说起——

苏步青先生于1978年至1982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是我国著名的数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中国微分几何学派的创始人,被誉为“东方第一几何学家”,而他的学生谷超豪也为我国数学的进一步发展壮大作出重要贡献,总共培养出9名院士;谢希德女士是著名半导体物理学家,于1983年至1988年任校长,她率先在中国国内打破综合大学只有文科、理科的前苏联模式,根据复旦大学的条件增设了技术科学、生命科学、管理科学等5个学院,她前瞻性关注理论与技术革新相结合,所主导的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已成为中国集成电路技术革新的排头兵,而复旦在谢希德女士的带领之下,实现了进一步的腾飞,真正达到了我们今天所认识的复旦大学在一众高校中的地位。

或许这样的介绍,可以些许改同学们日常对于复旦以文见长的印象,正如马相伯老先生所期待的那样,复旦学子应是“崇尚科学、注重文艺”的,在广泛的领域中创造更多可能,而科技尤不可忽视。

再看眼下,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面对美国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势,从经济逐渐蔓延至科技领域,华为被推上风口浪尖。华为总裁任正非在采访中谈及:“芯片问题,光投钱不行,要培养数学家、培养物理学家。”也就是说,在他的理解中,中美贸易战的根本问题之一,是教育的问题。

在这个强调“科技强国”、“人才兴国”的时代里,国人自身的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当背后的科学依靠转身离去,当身旁的技术支持撤去援助之手时,真正能够在“危难”之中解救我们的,真正能够使我们在逆境中爆发的,只有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主创新出来的科学技术。

人们对于“百年”的描述有百年沧桑,百年树人;“百年”的历程对于一所高校而言固然是不易的,百年复旦,经历了旧中国的苦难,见证了新中国的腾飞,她以她百年的积淀,引领着包括我们中学生在内的所有复旦人,坚定地走在“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求知路上,也只有我们每个人小小的志向“对民族之兴衰、民间之疾苦、时代之烦难有所承当,有所应答”这一大志,我们才能更加坚定克服求学中的困难,成为真正博学的复旦人。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复旦生日快乐!





摄影: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