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浦东复旦附中分校举行了端午节主题升旗仪式,让传统节日“飞入寻常百姓家”。

主持人 黄伊璊孙一杰

 时光荏苒,我们来到了骄阳似火的夏季。每年的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佳节。在这天,人们赛龙舟、吃粽子、挂艾草,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

 端午节是我国的传统文化节日,又是首个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节日。

发言人 王小川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早上好,我是来自高二(1)班的王小川,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我们怎样庆祝端午节》。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金盘送。生绡画扇盘双凤。”暮春时节,伴着送别,也伴着重逢。上周我们刚刚目送着19届的学长学姐们以梦为马,向着他们的星辰大海进发。在他们高考的当天,在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也将如期而至。我们将如何庆祝端午?赛龙舟、吃粽子等习俗不必赘述,别忘了再添上一句祝福:“端午节快乐”。或者说“端午节安康”?2019年端午,向学长学姐们说一句“端午节加油”似乎也无可厚非。

 近几年,端午节的热门话题渐渐不止于各大商家新推出的网红棕子。祝福语之争横空出世,成为席卷各个年龄段的新焦点。不知何时起,每一句“端午节快乐”几乎都会招来一句“端午节快乐是不对的哦,因为端午节所纪念的人比较悲壮,所以应该说端午安康。”往往,被纠正的人们既惭愧于无知,又因为受教而心满意足,于是不经查证便“弃暗投明”了。然而,如苏轼所言,“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沿用至今的,端午节快乐的说法真的不合“礼数”吗?端午节存在的意义完全是为了纪念屈原吗?

 答案自然在于端午节的来源。“端午”一词最早出现于西晋的《风土记》:“仲夏端午谓五月五日也,俗重此日也,与夏至同。”关于端午节的历史起源,学术界主要有四种观点,其中流传最广泛的“历史人物纪念”观点,依据南朝梁人吴均的神话志怪小说《续齐谐记》及宗檩的笔记体文集《荆楚岁时记》,认为端午节起源于纪念屈原。还有认为是纪念伍子胥、纪念曹娥。最具权威性的观点,则是闻一多先生在《端午考》中所论证的,距屈子投江千余年前,划龙舟之习俗就已存在于吴越水乡一带,目的是通过祭祀图腾——龙,以祈求避免常见的水旱之灾。在屈原本人的诗作中,也可以反映出当时竞渡的风俗来,如《楚辞˙涉江》中:“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总的来说,端午节起源于江浙地区吴越部族的龙图腾祭祀,注入夏季时令“祛病防疫"风尚,把端午视为“恶月恶日”起于北方,附会纪念屈原等历史人物纪念内容,最后形成如今端午节文化内涵。

节日的内容与意义,从来都是与时代、地理环境、生活方式相适应的。因此,当我们借助诗词,向往着古人赛龙舟,喝雄黄酒,洗浴、治病、辟邪的热闹氛围时,相互祝福一句“端午节快乐”再正常不过。当我们为了孝女曹娥,为了那以身殉国,宁死不屈的屈原,为了那隐忍却从未停止与命运抗争的伍子胥,淡淡地道一声“端午安康”时,我们寄托于其中的是敬仰与追思。端午安康与端午快乐,从来都是平等的、并不对立的表达,不必上纲上线到文化程度。值得我们注意的,却是我们提倡端午安康时一呼百应的盛况,这暗示着我们潜意识中对节日氛围的渴望。因为,传统节日虽然高居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列,却在当下的快节奏生活中处境尴尬。

传统节日,需要“飞入寻常百姓家”,也需要一份恰到好处的,郑重其事的仪式感,而非形式主义。祝福语的选用固然是在合情合理之后的个人自由,更为本质的却是我们能否借助仪式,铭记古代伟人那挺拔的脊梁,传承他们那滚烫的血液;相较于关注粽子的新花样,更有意义的是我们能否在袅袅艾叶香中,在包粽子或排队买粽子,在亲手缝香囊或佩香囊的过程中,使得节日氛围免受商业氛围的侵蚀,重拾对于我们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文化的归属感。而这份厚重的文化内涵,这份深沉的文化自觉,正是支撑端午节流传百世,绵延至今的源泉之一。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