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4日及6,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张大文老师为浦东复旦附中分校2021届尔雅、文汇两个班级各分三课时讲授了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

第一课时,张老师先从本文题目“忘却”“记念”二词的矛盾入手,引导同学们从第一段中寻求解答,从而领会了本文的题目是一种“激愤之辞”。接着张老师让同学们以数字形式写出何为“两年后的今天”这样一个时间点,并引导他们关注文章末尾的写作时间,思考将时间精确到两年前的同一时刻意义何在。继而张老师抓住鲁迅与白莽交往中的几处细节,追问同学们如何理解白莽亲自送书和第二天的来信、鲁迅托人送书等几件事。

在第二课时,张老师以回忆柔石为中心,探讨上下文多处呼应和联结的地方,关注了多处标点符号使用的特殊含义(例如多个“……”)。第三课时,张老师以文章第4部分为主,梳理了鲁迅两年多以在悲愤和沉静中不断跌宕的心绪,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张振动幅度越来越大的“心电图”,形象地说明了鲁迅谱写的记念与忘却交替愈烈的旋律。

值得一提的是,张老师在授课过程中十分注意学习方法的指导,他在解读文本的同时,不断提醒同学们有哪些是本应该在预习阶段完成却延迟到课堂上的问题,并不断启发同学们如何抓住矛盾疑惑处不放松直至思路畅通。他对同学们提出了语文学习的基本要求:从预习时大致的懂,到上课时的不懂,再到课后反刍的真正的懂。

这一周的语文课给同学们带来的不仅是对一篇课文的理解,更是对语文学习甚至全科学习方法的珍贵启示。

以下是同学们的一些课后“反刍”:

 

听完张老师的课,只觉得他主要给我们教的是怎样去读文章。在这一点上,张老师细抓每一个词句,就比如我常在阅读时忽略的那些记叙时间的文字——“两年前的此时,即一九三一年的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张老师对其抓不放,一定要问我们作者用这种顺序、这几个用字来写有什么用意。其实这点细节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到鲁迅这样一种性格的作家,用词讲究、谨慎、周全,可以说全文无处不渗透着其匠心与用意,张老师的“拘于小”不可谓无道理。

(尔雅·王乐褀)

 

听了张大文老师的三节课,从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中学到了许多出乎意料的东西,相信许多同学的感受与我一样,十分震撼,又收获良多。

先来谈谈学习方法与态度的问题。反刍重要吗?自然是十分重要的。它可以帮助我们将一节课学到的知识更好地理解,内化成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样比考试前再复习效果好得多。反刍需要用文字表达吗?我想,这或许就是一个“由动之静”的过程。在得到知识的过程中是震撼的,即“壮美之感”,我与知识之间是有冲突的,需要消化与初步的吸收。而听完课后,自己进行反刍,将知识再消化,再吸收,继而用文字表达出来;此时我与知识的关系已经趋于平和,将“动中”的感受沉静下来,进行表达,也是一种总结与深化的方式。在课堂中,张老师只提了几个问题,其实都是紧扣文章内容的,需要在预习时就做好,可我们却觉得难以回答。这便引出了“懂”与“不懂”的问题。刚开始的懂是要打上问号,因为在通读文章后感到没有什么问题,未必是真正的懂。在听课的过程中明白自己的不懂之处,并且要敢于不懂,即“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但不甘于不懂,在课堂学习中获得真正的懂。这才是学习过程中应有的态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学习,化不懂为真正的懂。

再来谈谈由具体内容得到的阅读与写作技巧。文章中的许多字词,都并非只看字面就能理解透彻,值得反复推敲琢磨。一个日期、一个动作、一个标点符号,都渗透着作者的深情,许多看似无关甚至反义的词句,如“平常”“只记得”“怪名字”“就只剩了这一点”“忘记了”,却真切地反映了作者的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只一字的区别就能反映出政治立场的不同,只一句看似普通的话语,细看便会觉得疑惑,而其中实则隐藏了四重含义,这样的写作技巧令人惊叹,也让我明白绝不能放过一个微小的点,自己认为的懂不会是真正的懂。而我们平时见惯的前后呼应,在鲁迅的文章中却发挥了惊人的力量,控制着整篇文章的旋律与节奏,深化了情感。每一个照应都恰到好处,突出人物性格,进行严厉地自我批判,引出人物事件的叙述,不断地回环往复,将情感推向高潮。我想以后在写作中也要努力学习这种技巧,让常见的手法发挥不凡的力量。

短短三节课,一篇文章,学到的东西仅还不止于此。听张大文老师的课于我而言是一种幸运,所获得的知识我也会永远珍藏。

(尔雅·韩雨辰)

 

印象最深刻的是第四部分那里,鲁迅在悲愤中反复地沉静,然而却又在沉静中复而愤怒起来。初次读到这里,我只觉得鲁迅先生该是被很深重的悲伤淹没的。我没有懂,我的懂上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后来才知道我不懂。张老师在黑板上标了好多圈圈,一会箭头朝上,一会箭头朝下,全部都是感情在文本中的起起伏伏。比如“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罢”这里情绪一下子跌落下去,可是最终又“总会记起他们”,一下子又变得高亢而激昂了。原来在悲伤的平静水面以下,是情感的暗潮涌动。感情在第四部分中越来越强烈,悲愤和沉静的跌宕反复化为最后对五个作家牺牲的热烈深情。这时候我才真正地懂了。

“从懂到不懂,到真正的懂,才是语文学习。”这句话也终于真正地懂了。

(尔雅·蒋语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