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研修项目介绍:

“浦东新区优秀教师赴美研修项目”是在浦东新区教育局领导下,由局办(外事)、干部人事处、区教育发展基金会等单位与部门联合组织与实施的。该项目旨在贯彻落实十九大关于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培养高素质教师队伍”的精神,进一步加强教育国际化、打造浦东高素质教育人才队伍,目前已经举办六期。赴美研修项目旨在探索教育前沿思想,浸润美国课堂,进行比较教育研究,完成重要课题探究。浦东复旦附中分校张梦田老师参加本期赴美研修项目。

 

标题: 今日观学之加州的“减法”

时间:2019年10月8日

活动地点:UCLA Lab School & Getty Center

活动形式:学习&参观

活动主题:Inquiry Learning & 参观盖蒂艺术中心

关键人物: Sylvia Gentile(希尔维亚·詹蒂尔)

关键词:Inquiry Based Learning 探究式学习;减法

 

2019年10月8日,今天参访的UCLA Lab School,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实验学校。从1882年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实验学校开始研究如何通过反思性实践,最大限度地发挥儿童的学习潜力,培养学生对学习的批判性思维的信心,对文化差异的欣赏,以及适应不断变化的世界的能力。这所学校的创新实践来自于全世界的教育研究者共同研究。今天谈谈加州教育的“减法”。         

关于Lab School的“实验”之义,Gentile女士解释道:“我们学校致力于提供机给研究者和教师进行持续的基础研究,学校的文化就是倡导教育创新,并且乐于将我们的研究成果与全世界的教学家分享。”Lab School采用混合相近年龄段学生组班进行教学,实现学习过程中长幼互补,并在教学活动中采取多种创新研究项目,强调基于探究的学习模式。Lab School的生源结构也十分特别,招生标准与学生没有任何关联,而是基于人种与国家地区、家庭收入状况等因素,依据人口规模差异,在全洛杉矶各层次中招收不同人数比例的学生,并且每10年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一次各层次人口基数,以确保每年招生人数符合科学的组成标准,使得有关教育的实验研究项目的结果是符合普遍规律的。

一、创造自由独立学习空间,减少教师过分主导。

一是教师在教学活动上减弱教师中心,相对而言学生在课堂学习上探究主体性得到最大发挥。Lab School混龄、跨班、跨学科的基础教学(4-12岁)模式令人印象深刻,我们看到这里4-5岁的十几位学生一个班级,三个班同时上课只有一位正式的教师,其他两位是UCLA的学生助教或是家长志愿者。另一个班是7-8岁的孩子在上语言交流课。据了解,一堂课中10%的时间进行教纲内容学习,其余90%时间都是孩子动手实践、自主探究。他们每三人一个小组,进行触屏动手学习,学习的主持人不是老师,而是其中的一个孩子,老师在教室中引导和观察学生的探究行为,并及时进行形成性评估,做出学法指导。10-12岁的孩子的一个班级在上文学阅读课,我们进去时老师在进行教法指导,几分钟后学生进入自主阅读,在一个工作坊中阅读不同的书籍。著名教育家蒙特梭利说:儿童通过自立获得身体的独立;通过自由的使用其选择能力获得意志上的独立;通过没有干扰的独立工作获得思想上的独立。今天的美国实验教育依然坚持对原有的儿童潜力的发掘,培养学生的专家型思维,保持独立探究与思考,最终落实21世纪的“6C”培养。

二是减少教师在校园空间内的存在感,相对增加对学生的尊重。值得注意的是,这所学校并不像传统印象中的校园,在绿地上建造学校,清晰划分各个功能区,而是在绿野之中建学校,绿植与布局非常自然有序,上有木屋教室,下有流水绿植。Gentile女士打趣说,每次问孩子你最喜欢学校的哪个地方,他们总是说“北院”。这是他们最能释放自己的地方。

在教室布置中,也能看出Lab School老师们的精心安排,满墙的思维导图、学生照片、家庭照片、学习成果、课程目标与不同课堂的要求,学生能从中获取清晰的课程目标、详细的课堂要求、使人获得成就感的学习成果、令人熟悉和亲切的教室环境。

在上课空间里,老师不会过分关注学生的上课坐姿、小动作、悄悄话,给予学生一个安全、舒适甚至在我们看来的“纪律不好”的行为,而这就是全老师说的,你不许学生做小动作的出发点其实是教师中心的外化。

二、保持表扬的公正立场,减少“过分”赞美。

探究是对世界的思考,提出问题、收集信息、重新理解、解决问题和采取行动的过程,它把学生的观察问题想法放在教学的中心。这种方法基于促进多样、公平和包容的价值观,并在课堂和社区里建立友好、互相尊重的关系和协作。

在探究课堂中,更要重视教师表扬的方式和策略,对正确的过度表扬是压抑错误或者说压抑学生探究热情的行为。所有的探究都是在尝试甚至“冒险”中完成的,这实际就决定教师绝不能在课堂上树立一种错误的理念:只有一次正确被认可,而一次错误将会被否定。是否应树立这样的理念:经历错误的探究活动最值得认可,正确也应受到关注,而一再错误也依然酝酿正确。所以,我们的表扬应基于此产生。另外,昨天Amber老师也提醒,表扬一定要基于事实和证据,盲目的表扬与盲目的批评都一样会带来学生对学习理念本身的误读。错莫大焉。

三、关注审美细节培养,减少校园过分“硬包装”。

审美教育是“五育”之一,如何培养审美能力和鉴赏能力不只是艺术老师和艺术课的任务,而是每一位学科老师核心素养培育的应有之义,是每一位家长应有的基本认知。从艺术上的美到思想上的美,外在形式和内在核心是相互作用的。我们培养的孩子不仅有美的思想,也要有美的语言和表达美、鉴赏美的能力。

Lab School我们发现,孩子们的审美教育是通过细节完成的学生图表设计的排版创意和在名画构图基础上的巧思,老师印发材料的字体描绘,墙面白板上的学习提示图,教室课间老师精选的背景音乐等等。这些个性化、有创意的墙壁、材料、音乐、校园都在潜移默化中引导孩子接受审美教育。

因此,学校的硬件环境应该建立在软件的需求之上,不用过于追求“硬包装”,而是在老师、学生的合作学习基础上共同创造学习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