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今日观学之课堂领悟

时间:2019年10月16日

活动地点:eSTEM

活动形式:研讨、阅读

活动主题:回顾参观、观课经历

关键人物:Kathryn Byars

关键词: 主体性、高阶

今天学区举行PSAT考试,就像我们的模拟考试,于是我们今天就在研讨室进行反刍式回顾和研讨。

一、学生的主体性体现在“知其所以学”

我们常常说教学“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常说一定要让学生“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保持学生以认知为基础的学习。在一周的观学中,我发现美国的课堂上有一部分内容可能是我们教学中忽视的——即对于教学大纲、课程标准、教学计划、课堂目标的教学。作为教师,我们在备课中往往会非常完备地进行核心素养教学、单元分析、教材分析、学情分析、教学思路梳理等设计,但却不会传达给学生。我们常常觉得这是老师的事,与学生无关。但这实际上违背了学生的认知规律,对教学大纲、课程标准、教学计划、课堂目标的学习背景的忽视事实上切断了学生对于“为什么学”的行为起点认知,会对学生成为独立的学习者造成阻碍。UCLA实验小学的教室外摆放着学生用书和课程大纲,老师介绍说,这是为了供孩子随时查看并保持对所学内容清晰定位。沙漠沙子学区Knights初中表示老师在课前都会先讲学习能力目标,以此来让学生保持对学习效果的自我评估。再以eSTEM我所听到的三节课为例,每节课前老师首先公告教学大纲中本章的学习要求、教师教学计划、学习日程表、课堂学习目标以及作业。

有时,我们在课堂上更注重教学内容的深度挖掘,但缺少对“链条式”教学逻辑的阐释,因此,就造成学生可能只是站在学生视角学习,而缺少了完整的认知。这就与专家思维培养渐行渐远了。

    二、以高阶促有效

无论是Steam还是PBL,它实际上都以直接导入高阶思维问题(驱动性问题)作为教学逻辑的起点。由高阶问题再自然推动对DOK(Depth of Knowledge知识深度)水平一、水平二问题的解决和掌握。我们的课堂中有时会出现教学内容与学生认知心理曲线相悖的情况:我们的教学往往在学生刚上课时的兴奋时期引入大量的DOK水平一问题,扩展知识宽度而非深度,但却在学生即将进入课堂倦怠期时逐渐触及三、四层DOK问题。而PBL和STEM的教学由DOK4等级的驱动问题引入,进而带动低阶问题(思维)的发展。因此,驱动性问题的设置及问题探究是课堂高阶思维培养的决定性因素。

10月15日罗斯福高中Kathryn Byars老师的世界历史课主题为:13世纪到15世纪世界贸易路线。Kathryn老师第一步进行课前大纲讲解、课堂目标解读,以及线上学情评估(形成性评估),完成基础知识检测,为这节课的个性化教学提供依据;第二步进行欧亚贸易模拟情境游戏,学生可以拿着手中的贸易商品与相邻区域学生进行“贸易”。第三步通过增加两轮模拟环节,如冬天季风持续控制阿拉伯海,区域五和区域六两分钟内无法交易来限制交易。第四步老师统计贸易结果,哪个区域的学生交换的种类和数量最多。实际上,模拟情境游戏的过程表明真实古代贸易中交通条件、地理条件、自然条件对贸易的决定性影响。第五步K老师布置了与本主题相关的视频、阅读、音频问答作业,并提供Soapstone阅读策略帮助学生阅读历史文献。通过观课和访谈,可以说知识深度已经达到了水平一、水平二、水平三,并且实现了STEAM的跨学科融合,让学生在情境游戏中产生出对贸易路线的动态认知。

但依然可以在此基础上倾向于用PBL(项目化学习)来提升课堂的有效性,设置高水平问题加深知识深度、加强跨学科高阶思维融合。如增加课前驱动性问题的设置:如果你是一个波斯商人想要做肉桂、象牙生意。要去哪个国家?(DOK1,历史知识)如何安排路线降低旅行成本,什么季节出发?(DOK4,最优化路线,经济知识;DOK4,最优化路线,洋流、季节、地形,地理知识)你认为用一张金子券交换一张象牙券是否合理?为什么?(DOK4,价值、等价交换,经济学)

三、创造有价值的学科学习环境(Circumstance)

在上一周的参观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了“会说话的墙”,丰富多彩的教室布置。但这周的跟岗听课过程,令我对教室布置的价值有了新的认识。eSTEM高中Deragisch Rebecca老师的教室由以下几部分组成:1.墙面标识语用于学习理念的传播;2.学生的形成性评估过程性成果;3.阅读策略、写作策略具体学法指导;4.PBL(项目化学习)的学习成果展示;5.教室四周布置成小型图书馆。这样的布置是基于学科价值需求而有意打造的,符合语言阅读的基本需求,为学生创造身边的图书馆,营造阅读氛围和“内外兼修”学科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