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下午,复旦大学附属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黄荣华老师为我校2021届全体学生主讲高考作文主题讲座。

黄荣华老师从复附学子们熟悉的单元贯通写作讲起,介绍了新课标教材中的必修单元内容,建议同学们整理“青春的力量”“凡性与神性”“我的‘劝学篇’”等贯通主题,并举例深入分析《合欢树》《红烛》两篇课文。黄老师围绕“成为现代中国的文明人”这一主题,提出同学们应当具有“宇宙意识”“世界眼光”和“中国立场”,进而系统梳理高中六册语文书和校本的内容。

接着,黄老师谈到作文。他将作文分为意境、思想、生命、说理、传统、史传六块,并强调“读全题目”的重要性。黄老师将作文题分为“有明确的逻辑链”和“两种概念”两类。针对有明确逻辑链的作文,黄老师以2019年上海高考作文“中国味”为例,介绍了何为“对题目理解透彻”。针对“两个概念”类型的作文题,黄老师则指出在“两面”思辨的同时,必须找准“一体”走进题目设定的具体情境。在语言方面,黄老师指出,写作要明确观点,自圆其说,做到“三明”,即鲜明、简明、澄明。他引用李白名句“明月直入,无心可猜”,告诫同学们“明”才是作文语言的第一标准。

 

在提问环节,同学们积极举手,黄老师解答了关于作文立意、思路方面的一些困惑。最后,黄老师总结道:“高考作文是十八年的聚精会神”,他鼓励同学们“用十八岁的真情,深度体验人生的大考,酿造并展现出自己光华四溢的美丽的‘诗之梦’。”

感谢黄荣华老师的悉心指导,相信同学们可以从中既获得写作方法的启示,又能将语文课、作文与自身的成长紧密联系,为文为人,走出独一无二的自我实现之路。

 

【讲座心得精选】

回想三年,我们确实能很有底气地说,我们知道“中华文化”是什么样的,知道汉语的美丽在何处。我们在早晨吟诵“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在傍晚轻叹“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我们细读过《论语》、领略过汉赋;我们惊异于《战国策》之中的精妙辩术;我们共同欣赏过多少句唐诗宋词;《人间词话》《文心雕龙》是我们的老朋友。除此之外,还有莎士比亚、康德、卢梭、歌德、黑塞、老舍、鲁迅……两年多的点滴积累,那些令人哭叫连天的重默,堆积成山的阅读素材整理,在语言中漂流的日日夜夜,这些怎么是没用的呢!黄老师在讲座中反复强调,我们要站在高地,用我们深厚的文化积累,用“美”来叩击并打开每一个作文题。我们是有积累的,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地运用课本和学校学习内容带给我们的独特馈赠。

(曹炜毅) 

 

这场作文讲座令我收获颇丰的当属黄老师对课本内容的详尽引证,他指出作文中存在材料的象喻(比喻),而课本中也存在着同样的比喻。比如龚自珍为病梅解缚实际上是解开对压抑人性的束缚,从而达到人性的理想状态和真我的实现,“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是达到人类文明和文化世界的新高度,《我与地坛》“地坛等了我四百年”可看做是个体与母体间的融合性关系,是母体对个体的哺育和造就,刘兰芝“举身赴清池”的人性中信仰的坚硬……而回到作文材料,瓜棚里的瓜更可以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彼此依靠而彼此成就的象征。这样深入的解读,由个别到一般,由具体到抽象的对课本的反刍令我惊叹不已。在此前我自己写作文时一直“不屑于”用课本的材料,而今天我才发现课本的材料不是不够“高大上”,而是我自己对其没有进行细致彻底的解读。

(蒋语婷) 

 

黄老师在整场讲座中多次以课内的篇目举例。其中我觉得最精妙的是将《哦,香雪》与2019年上海高考作文题联系起来,香雪看待台儿庄和城市的观念转变,与当代我们了解他国文化后对本国文化的再认识和认同感十分契合。这让我意识到我们在积累作文素材时不必另寻很多艰深的材料,不懂装懂,反而可以回归教材,重读课文时对其写作背景和主旨进行提炼和归纳,希冀可以运用自如,使文章富有内涵。

(张芯悦) 

 

对于课文的掌握,我之前只是大概了解了单元贯通写作过程中课文与课文之间的联系,却很少去关注单元之间主旨的联系贯通。这使我在面对一个巨大的命题前难以找到切实准确的切入点,只能泛泛而谈。在黄老师的讲座中,我第一次关注到了课文中经典的另一层含义,即考虑它们之于当下的含义,我们常说经典永不过时,却没有仔细考虑不过时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另外,就如何在思辨中融入生活体会,通过《红烛》在“灰心”中燃烧的例子,又让我联想到了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情结,原来生活中发现的艺术是可以和许多艺术文化史知识勾连起来的——我往往难以在思辨的大框架下为情感留有余地,实际上依旧是对于生活与文学观察得不够仔细的缘故。正如《合欢树》文末中暗藏的感恩,我之前只将它视为一种生命的循环过程。有些情感我们作为读者时容易视而不见,在思辨中寻找生活时便更是如此了。

(马舒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