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小荷坊】第24期:唐晓诚——趣味高于一切


“认真”二字从小就是她的标签。不论是对待乐高积木,还是各科学业,专注是一贯的。

如果有人问她何以那么认真,她会欣然回答:“因为有趣吧。”

这个答案乍看并不可信,毕竟作为一个学生,对每一门学科都感兴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她的兴趣也并非如此广博。

在她看来,趣味的来源大致有二。首先是知识本身的吸引,不妨称为天然的趣味。例如对于数学、物理,她常常在欣赏了某种绝妙的解题方法后感到豁然开朗,反复体味其中的数学、物理思想。

第二种便是由坚定目标生出的趣味,暂且称它为后到的趣味。高一高二时,她形容自己与语文学科就像那互相排斥的同名磁极,这造成了巨大短板,也意味着在她追逐法律人梦想的路上多了一道屏障。因此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后,她不再那么抗拒,从一开始强迫自己读书以寻找素材,刷题以积累经验、“套路”,到后来能主动选读经典作品,在慕课平台进行专题式的文学学习。此中的趣味大概是一步步接近目标时感到的扎实与安心。

看到这里你大概会诘问这所谓趣味是否承担了过多“工具”的角色?

唐晓诚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既然趣味是一个人在行动过程中实实在在感受到的,又怎会沦为工具呢?况且真正有趣之人的趣味也不仅限于一方书斋之中。

她喜欢唱歌,仰慕弹唱歌手,因此毅然学起了吉他;她喜欢美食,便在寻找之余也试着自己动手;她喜欢旅行,喜欢摄影,因此带起相机,在丈量大地的过程中逐渐摸索记录风景的方式······

如果为着学业而彻底牺牲学习以外的趣味,便是一种对生活的辜负。即使是在忙碌的高三,不再有大量时间精力能投入其中,她所做的也仅是调整,例如缩小行路半径,限定时间,而非任其由学业取代。

“我们都是牧羊少年,趣味将引导我们走向天命,因而趣味高于一切。”她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