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里,阳光正好,秋风飒爽,FFF高一学子们跟随老师们来到曹路镇现代农业产业园。

出发前,来自产业园的“菜姐姐”渠雯老师对同学们进行了一番激动人心的动员,介绍了中国近几年来农业发展的情况,产业园的日常工作方式以及菜园在疫情期间所做出的转变和贡献。同学们也有幸看到了学长学姐们参与劳动时笨拙憨厚的“飒爽英姿”,期间不乏欢声笑语。动员活动在温馨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也唤醒了同学们心中沉睡的劳动之心。

11月4日下午,FFF高一学子们接收了第一次“学农”活动的任务:除草。这对同学们来说是一种别样的体验,不少同学对这次活动感悟颇深,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感想吧:


“忙碌”带来的“闲暇”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香气。阳光下,我们忙忙碌碌地干着农活,最后腰肢酸痛,气喘吁吁。尘土沾染了校服,再怎么拍打也无法摆脱干净。每一位同学都倍感劳累,以至于当我们重新坐在大巴车的椅子上时,每个人都像被救赎一般,发出长而缓的叹息。

过去的我一直以为,“累”和“轻松”永远是对立的。直到今天下午,在农场劳动完后我才发现,纵使身体疲惫不堪,我的内心却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平静。我突然想起了海斯利特的那句话:“越是忙碌,就越会有闲暇。”在忙碌的田间劳作中,我终于可以面对着大自然安静地与自己相处,获得片刻的闲暇时光。


为一“渠”草“折腰”

经过一个下午的“拔草”劳动,当我从片田渠中直起身时,一阵酸痛从后腰传来。回望田间小路上,虽有大半个人高的草堆,但那渠杂草却仍未清理干净,一堆黑色的带子与杂草交错着,极难拔除,比人高的灌木更是需要拿着镰刀来砍。我心中既有未完成任务的遗憾,又有清除了大半杂草的欣喜。这时,我又想到,我们只是劳动了几个小时,而真正的农民却是每天都这样弯着腰劳作一天,辛苦程度不言而喻。这一天的“学农”体验,让我更加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美好生活,让我认识到学习还是幸福的,在考场上每一分都不愿放过的我,竟在田渠中为之“折腰”了。


“惊”虫记

阳光泼洒在泥土的缝隙里,照亮了田野,也照亮了田间那些伺机而动的小家伙们:一只深褐色的蜈蚣摆弄着自己的“长脚”;一只白惨惨的毛毛虫在枯叶上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两只甲虫互相斗着触须,互相都不相让地勾着对方的角。

我呆站在田渠旁,迟迟不敢踏入,看着伙伴们不断推进,杂草被一点点清除,我心中不免焦虑与羞愧,尝试着下了田,结果竟然发现小虫们被我“惊”得“四散而逃”,于是我的胆子大了些,也学着伙伴的样子开始除草。从艳阳高照到太阳西沉,我对虫子的恐惧消了大半,越发地融入田野间,沉浸在劳动的欣喜中。从我被虫“惊”到虫被我“惊”再到“虫我两忘”,原来只需要一个下午的田间劳作啊!


体验“归园田居”的生活

走向又一条棚间小路,眼前还是枯黄的、干脆的空心草杆。一丛又一丛杂草中星星点点的狗尾巴草,像是那些逝去的绿色生机留在这片土地上唯一蓬勃过的痕迹。

我突然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寂静,也许是恬静,我急于亲近自然,探寻自然。一种强烈的奔跑的意愿在心中萌生,我不去看脚下横杂的树枝,偶有的电线,只顾踉跄着走向前方。阳光暖和而耀眼,世界在那一刻四下寂静,模糊着,恍惚着,融合成一片,一片我向往的生活。迷离间,穿梭在这些也被视为杂草的植株中,鲜明的色彩让人联想到独自疗养的梵高,也许院前也有这样在个人眼中非凡的美丽。远离喧扰,享受与自我独处的时间。这种生活确是一种深藏已久的向往,每一次仰望,每一次沉吟,每一次奔跑都更进一步。可相比于时刻将它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我更愿意把田间生活摆在永远达不到的境界上,藏到现实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或焦虑或低落的负面情绪背后,长存我心间,作为具有治愈性的一片桃花源。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劳动的过程自然是无比辛苦的,但当同学们背诵起《芣苢》,“采采芣苢,薄言采之……”平静乃至愉悦的情绪潜移默化中包裹周身,感受到于平原绣野中,群歌互答之快慰。愉快的心情驱动头脑飞速运转,同学们逐渐研究出不少劳动的门道:枯草易拔,新草需要用锄头刨根……劳动时也有新收获,翻开一块石头便发现了松土能力极强的人工养殖蚯蚓,甚至还发现了两根手指圈起来那么大的小螃蟹。

劳动的时光是快乐而短暂的。同学们离开时看着室内挂着的“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饭碗里要装着自己的粮食”标语,深切体会到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仍有一群看似被时代落下的人,以自己勤恳而不懈的努力创造着不朽的物质财富,以另一种方式奔走在时代前沿。